金属乐分类及溯源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8 03:36 浏览次数: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而且复杂的问题,从标志金属乐诞生的英国 BLACK SABBATH(黑色安息日)的1970年同名专辑,至今已有47年之久。起初只是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喷射出雄性荷尔蒙的重金属(Heavy Metal),随后则是速度金属(Speed Metal)、厄运金属(Doom Metal)、鞭挞金属(Thrash Metal)、死亡金属(Death Metal)、黑暗金属(Black Metal)、哥特金属(Gothic Metal)、前卫金属(Progressive Metal)、律动金属(Groove Metal)、新金属(Nü Metal)……乃至于一大堆无法分类的另类金属(Alternative Metal)、放克金属(Funk Metal),还有上世纪八十年代起硬核朋克(Hardcore Punk)领域发展起来的跨接了硬核朋克与金属的鞭挞(Thrash)、碾核(Grindcore)、金属核(Metalcore)、死核(Deathcore)……无数手法与元素,进而被定义出各种分支风格,纷繁复杂。时间和篇幅所限,我尽量以简明的方式做一个总体阐述。姑且作为一个1.0版本的总纲,如有朋友提问,我再分类详述。

  (请注意以下的各类别都只列出了部分代表乐团,而且很多乐团的风格随着时间推移横跨多种类型,只作为大致示例,本文中不对所提及乐团的风格进行精准定义和分类。)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战争引发的反思在西方造成了深远的影响,直接导致垮掉派 [Beat Generation,其实是双关到“快乐(beatific)”“乐观(upbeat)”]和其它的文化反对力量对西方的传统生活方式发起挑战。虽然当年的垮掉派在学术界之外没有多大影响,但是到六十年代中后期,受到该思想影响的学院教师开始将自己的思想传递给中学生,之后又过了十年左右,学生开始对传统宗教、社会价值体系以及父辈的价值观表现出一致的反对态度。加之资本主义的物质与政治危机渐浮表面,战后的黄金时代接近尾声,年轻人掀起席卷全球的反文化运动(counterculture movement)。音乐、艺术成为他们最容易掌握的工具。

  吉米·亨德里克斯、BLUE CHEER、CREAM、ZZ TOP,或许还要加上早期朋克 THE KINKS 和 THE WHO,将民歌和蓝调的即兴演奏化作与爵士乐不相上下的演奏技术。粗鲁、扭曲、嘶叫的吉它就像炽热的熔岩,突破金属乐诞生的第一道闸口。第二处突破产生在歌曲长度上——前卫摇滚(Progressive Rock)打破早期摇滚乐亲近电台的3分钟长度,结构也开始再度师从古典音乐(此即“前卫摇滚”的名称来历——在传统摇滚乐基础上的前进、进步)。从英国开始,先是 THE BEATLES,再至 KING CRIMSON(还要提及 CAMEL、GENESIS、YES 等)。第三处突破由诸如 THE 13TH FLOOR ELEVATORS 的迷幻摇滚和 LOVE、TREES 的民谣、早期朋克开始,至 THE DOORS 抛弃了爱与和平的主题——阴暗情绪在摇滚乐中找到了复兴之路。

  二、1970-1981年间主要是重金属、华丽金属、流行金属/长发金属、速度金属,后续发展出力量金属、新古典金属

  不管是否愿意相信和承认,嬉皮文化都有一个弱点——缺乏足够坚固的意识形态作为支撑。在主流社会的娱乐商业侵袭之下,他们根本无法抵挡而被迅速同化。四十年代的商业价值导向、技术上的未来主义和六十年代的感官生活让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性自由成了性放纵,新生活的实验探索成了吸毒,意识形态成了咖啡桌前的谈天说地,和平标志成了又一个商业标签。金钱和娱乐占据了大半江山,思想与理念逐渐淡出视线……这时只有真实不虚的技术进步成为人们翘首以盼的救世主,七十年代注定是一个属于机械与未来的时代。

  谁最先提出的“重金属”这个字眼已不可考,但是定义重金属的几位绝对能够加以列出。有三种不同的观点,流传最广的说法正如乔尔·麦基弗(Joel McIver)在2006年《黑色安息日:安息日滴血的安息日》(Black Sabbath: Sabbath Bloody Sabbath)里所言——将 BLACK SABBATH、LED ZEPPELIN 和 DEEP PURPLE 称作“七十年代中期不列颠硬摇滚和重金属的不神圣的三位一体”。英国重金属乐团 IRON MAIDEN(铁处女)的贝司手、主创史蒂夫·哈瑞斯(Steve Harris)也曾表示乐团的“重”的灵感来自“ BLACK SABBATH 和 DEEP PURPLE 再加点儿 LED ZEPPELIN ”。第二种说法在此基础上增加了 URIAH HEEP,并称为早期硬摇滚和重金属“四大”。

  绝对是 BLACK SABBATH 发明的重金属。我读到过大量追溯的文章,越追越远。这些作者想宣称自己找到了根源,有点像利文斯通博士探寻尼罗河的源头。但是作为一个纯粹主义的金属音乐人,我能告诉你——就是 BLACK SABBATH。”“

  BLACK SABBATH 是一切金属事物的根源,仍然在为跟随其后的众多乐团指明道路。”

  音乐可以谈生活、谈爱情,也可以谈永恒、谈理想。BLACK SABBATH 有他们自己的谈论方式——沙砾般的、感官的、肆无忌惮的吉它演奏,玄学化、符号化的演绎方式。他们脑海里的真实与虚无、黑暗与病态幻象,直接强调嬉皮士的爱与和平的破产,让那些在现实社会中找不到慰藉的年轻人投身其中。而且,即便你认为 BLACK SABBATH 的意象太过黑暗,转而投身 LED ZEPPELIN 的蓝调硬摇滚,感受到的也是同类事物—— LED ZEPPELIN 的歌曲主题包括盎格鲁-撒克逊和北欧的异教民俗、托尔金(J.R.R. Tolkien)的文学著作 [如《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还有英国魔法师亚历斯特·克劳力(Aleister Crowley,1875年10月12日–1947年12月1日)的旨意社(Thelemic Orders)思想。

  至七十年代中期,有前卫摇滚背景的几支关键乐团表现出了持续的影响力:JUDAS PRIEST 进一步去除了蓝调的影响;MOTÖRHEAD(摩托迷)引入朋克摇滚的感性,并且加快曲速; IRON MAIDEN 以旋律取胜,SAXON(撒克逊人)继续推进力量与旋律的融合……而对于歌词创作,Ronnie James Dio 的话很有代表性:

  我的成长伴随着沃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和亚瑟王的传说。然后我对科幻产生了兴趣,似乎是十分中世纪的文字和服装下的隐藏形象。我意识到这是些告知我未来的人。读读亚瑟·查尔斯·克拉克(Arthur C. Clarke,1917年12月16日-2008年3月19日)或者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年1月2日-1992年4月6日)的书,他们告诉你十年后要发生什么,而且他们是正确的。太棒了,他们让我使用自己的想象力。我成为歌曲创作者后,想做比别人没做过的事更好的,就是讲幻想故事。我所作出的最聪明的决定。”(《野兽之声:重金属甩头全历史》(Sound of the Beast: The Complete Headbanging History of Heavy Metal),2004,P68)

  三、1982-1987年间主要是鞭挞、鞭挞金属、第一次黑暗金属浪潮(随后说),后续发展出后鞭挞金属/律动金属、美国重金属新浪潮、Djent

  战争以经济作为基础,冷战的升级正是商业力量与日俱增的明证。五十年代的商业野心在八十年代卷土重来,以经济利益为中心的社会教条距离很多人的理想愈来愈远,毒品、高科技战争和疾病让人恐惧、怀疑、失望,他们想对此表示拒绝,对人性表示质疑……音乐作为表达手段的一种,首先从流行乐开始。以 MÖTLEY CRÜE(一帮小丑)和 POISON(毒药)为代表的华丽金属成为商业宠儿,地下则在更为极端也更具有攻击性的道路上义无反顾——他们拿来了硬核朋克的攻击性和简单直接,由此诞生速度金属和鞭挞。

  1、速度金属是七十年代受到古典音乐和前卫金属影响的直系后代,但是它的血脉里也掺杂了硬核朋克暴力的制音和休止——例如 THE EXPLOITED、BLACK FLAG 再到 AMEBIX 和 DISCHARGE:用三和弦写歌,吉它速度很快,鼓和主唱却较慢,于是造成了浓郁的氛围和让人迷惑的节奏。

  这些表达政治和社会异议的硬核颂歌显然是左翼的、激进的。在他们眼中,世界的机械、无能只给了他们两条出路:或是得出一种宗教般的宿命论的观点,或是因为缺乏改变现状的能力,而采取了一种自毁的享乐主义理念。于是,歌曲主题成了毒品的邪恶,印第安人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占大多数的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欺压少数派,以及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随后催生出大家已经耳熟能详的鞭挞金属知名乐团:METALLICA、MEGADETH、SLAYER、ANTHRAX、TESTAMENT 和 EXODUS 等等。

  厄运金属起初只是重金属的一个分支,强调的不是重金属的高歌猛进,而是低沉厚重。他们放慢了曲速,把吉它降调,主题转向失望、恐惧、哀伤和所有不详的预感。英国厄运/石人金属乐团 ELECTRIC WIZARD(电子巫师)的吉它手兼主唱 Jus Oborn 在2012年7月号《金属之锤》(Metal Hammer)杂志上说:

  80年代末,伴随电视和电台宣传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从前人所反对的科技和经济中获得了信息与力量。基督教道德和符号化的理想主义之间存在巨大反差成为大家认清的现实,传统道德在新的冲击下几乎崩溃,这一代人面对的是破碎的家庭、充斥堕落和虐待的婚姻、工作到深夜的父母与一刻不停强调人类失败和各种冲突的信息轰炸。他们向政治和意识形态寻求解释,但是没有回答,传统宗教道德观和价值体系对于这些问题也几乎失语,而这一切都追溯到其背后的商业力量——庞大得无法匹敌。目的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整个过程带来的都是糟糕的结果——哪怕出发点曾经有过“好意”,也已经不值一提。生存到底有何目的?“

  只有死亡是真实的(Only Death Is Real)。”(HELLHAMMER 语)金属乐诞生20多年前伊始起到巨大作用的恐怖片再次注入了影响,情绪上的虚无主义来到。VENOM的1981年首张专辑《欢迎来地狱》(Welcome to Hell)为这个类别描绘了蓝图,黑暗、恶毒的声音,刺耳的唱腔,恐怖的、荣耀的撒旦意象指明了道路。还有比美国鞭挞金属“四大”里其它三支都要暴力得多的 SLAYER,高超的演奏水平、极高的曲速,合并关于死亡、暴力、战争和撒旦崇拜的歌词。将他们的第三张专辑《血中统治》(Reign in Blood)称作启发了整个死亡金属类别的专辑。

  他们的1984年小样《死亡金属》(Death Metal)为这个类别定名——而不是国内常常误解的乐团DEATH。

  死亡金属的音乐一方面是激进的原始主义,另外一方面则是使用未来主义改编了古典理论。尽管死亡金属里保留了很多传统金属乐和硬摇滚的元素,但是它们也有独特的方式——使用大量雷霆般的半音阶连复段构造成精巧变化的图样,直至最终给出结论。这一风格就像浪漫主义时期的欧洲诗歌、绘画和音乐——尽管后来逐渐被绝大多数死亡金属乐团和乐迷遗失。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死亡金属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极高的速度、或高或低的非同寻常的唱法。这种低沉的咆哮不是硬核放开喉咙的喊叫,更像是处于防御或者进攻状态的野兽。失真吉它常常降调,着力表现高音区和低音区(往往忽略中音区);高速的双底鼓打出持续的震动、急迫的节奏,摧毁摇滚的切分音。早期乐团大量使用强力和弦,也结合了很多不和谐音。此类音乐的节奏部分很像氛围音乐——打击乐的作用是建构音乐的框架,而不是像摇滚、蓝调和爵士乐的那种“古怪(funky)”节奏在主导音乐的进行。听众不用详细分析音乐,就能识别出它的怪异、病态、恶毒和反社会。由此,他们持有的还是之前的反文化的主张。

  五、1991-1996主要是黑暗金属、维京金属、哥特金属、死亡厄运金属,后续发展出后黑暗金属/工业黑暗金属、民族金属

  。SLAYER、POSSESSED、MORBID ANGEL之类可以跨接(或是归入)第一代死亡金属的乐团,无不受到第一代黑暗金属乐团的影响;而像 NAPALM DEATH 的碾核,则更明确地是为表达自己对第一代黑暗金属乐团主题的不满而出现的。挪威《杀手》(Slayer)杂志的主编 Metalion 在1987年夏天出版的第五期杂志上介绍 NAPALM DEATH 时写道——

  他们在1982年作为一支朋克乐队开始”“他们以不同的队形组建于1981年(并非我前面写到的1982年),一年后解散。他们在1986年1月重组,玩的更硬核金属。他们的一些主要影响来自于 CELTIC FROST、SIEGE(已解散)、MASSACRE、REPULSION(已解散)……”碾核乐团觉得只有社会问题才有意义,死亡金属对于社会道德的关注逐渐增长,黑暗金属艺术家们觉得要推得更远,必须从黑暗中获得力量。“运动服死亡金属”将歌词缩减到社会情绪和政治问题上,金属乐传统的憎恨经由黑暗金属才抵达沸点。黑暗金属最初的概念基础是“邪恶”和玄学、神秘主义,后来逐步发展到泛概念“黑”(“黑魔法”里的黑,黑暗),迅疾进入浪漫主义和自然主义,由此引发共鸣:人类社会除了金钱之外已经丧失了价值,自然世界和超自然力量更为重要。

  吸纳比流行音乐多得多的古典音乐,在乐句演进过程中汇聚多重主题,音乐的美学和乐团接受采访时赞同的价值观来自异教时期的古代欧洲,甚至更早的印欧文明,这些都是黑暗金属的迷人之处。他们无视人性中对于生存和政治权利的道德关切,取而代之的是对于自然环境以及基督教之前古老传统的关切,还有对于“永恒”的关切——显然存在于一个“进步”社会及其朝向个人主义乌托邦的政治行军进程之外。挪威老牌黑暗、维京金属乐团 ENSLAVED(受奴役)的吉它、键盘手 Ivar Bjørnson 在2005年接受美国 SOD 杂志采访时解释的很清晰:

  黑暗金属是对那时死亡金属成为的样子的反应。这些早期(黑暗金属)乐团想远离政治和环境问题。他们感觉此类事物已经偏离了阴晦与黑暗。”

  1、哥特金属(Gothic Metal,1990至今)、死亡厄运金属 / 哥特厄运金属

  六、1996至今,主要包括美国重金属新浪潮、鞭挞金属回潮、交响死亡金属兴起、后黑暗金属、后金属、金属核/死核、电子金属初露锋芒……

  希腊鞭挞金属乐团 SUICIDAL ANGELS(自杀天使),加入埃及民族音乐的美国死亡金属 NILE,加入交响乐的意大利死亡金属 FLESHGOD APOCALYPSE、希腊的 SEPTICFLESH,荷兰讲述恐怖故事的交响黑暗金属 CARACH ANGREN(铁颚),法国后黑暗金属 ALCEST,美国新重金属 TRIVIUM(三学科),合成器浪潮/古典/电子外衣下的先锋金属 MASTER BOOT RECORD(主引导记录)……

  金属乐作为一场运动,自反文化运动内部酝酿、诞生,逐渐演变到反抗反文化所支持的一切。它们无视任何折中的路线,转而对现代世界建立前数千年间的存在发出呼唤。粗犷的个性发乎呐喊,让人投入享乐主义,随后从“个人至上”的深渊脱身而出,力求寻找到生命本身的意义。最终,这一特别的旅程通过拒绝价值创造出了价值——此前,社会已经公然宣称这里已经绝无价值。

  Nihilism):来自印欧文明的超验理想主义,该主张认为一切都没有特别的可继承的价值,只有个人的思想可对其加以评估。

  Ethnic pride):从北欧到拉美到美国印第安原住民,从印度到马来西亚到中国,世界范围的金属党认同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独特的民族文化是其创作的重要源泉。

  Melodic poesy):旋律、层次,创作中的复杂性……朝向一种语言形式发展,凭借新奇的表现而获得接受。

  Anti-moralism):对于构筑一切的道德的恐惧和仇恨,导向虚无主义和非实体论的道德。

  Heroism):人类存在中的个人荣誉,和对于荣耀的激情,被一些人视为更重要的东西。

  曾被认作可行的西方文明面对古老思想的冲击未尝不会以崩溃告终。金属乐就是冲突的缩影。金属乐关注的绝非只是人类的社会问题,而是整个宇宙运转中方方面面的情况。摇滚乐只是把朗朗上口的部分做成循环,强调“自由”、“乐趣”和“流行”。金属乐通过复杂的旋律、和声改变了结构,消解了西方绝对论者为公众建立起的道德标准的幻象——绝对论、普世、机械化等等观点都是幻象,这才是生命的真实情况。音乐人转而关注体验,而非关注结论——即便朝向某个结论,也绝非客观的,而是主观的。

  金属乐预先假定病态结局在等待着我们所有人,而在它处存在着辉煌,因此他们认为具有大众意义的就是没有意义的。


上一篇:鞭挞金属的加拿大乐队    下一篇:「国金推广计划 Vol9」哈尔滨鞭挞金属乐队——岩